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行健化学工作室

用思想赢得境界 用智慧赢得合力 用心灵赢得心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转化“后进生”:最好的教育科研(李镇西)  

2008-06-25 12:46:11|  分类: 班级管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用

 1995年8月底,我刚刚送走一届高三毕业班。高考成绩的辉煌,让我一下子引人注目起来。但我在兴奋的同时也在思考:我事业新的“增长点”在什么地方?
  我把眼光投向了“后进生”。
  我认为,既然素质教育充满了对人的尊重,那么这里的“尊重”首先体现于对后进生的尊重。我认为,搞素质教育如果离开了对“后进学生”的研究与关注,是不可思议的。理由很简单:“素质教育的要义第一是面向全体学生。”(柳斌)而对多数学校的多数班级来说,“面向全体”就必然面向为数不少的“后进学生”。或者换句话说,只要有哪怕极少数的“后进学生”在我们教育者的视野之外,那么,我们所标榜的任何“素质教育”都不是真正上的素质教育!
  这就是我决定关注“后进生”的原因。 
  当时我所在的学校是一所普通中学,生源不是特别好,尤其是高一生源很不理想——即使本校初中毕业生中的优秀学生,也有相当一部分学生不愿报考本校高中而选择市内一流重点中学。在应试教育的背景下,不理想的生源意味着学校生存竞争的危机。为了改变这种不利状况,学校领导决定培养自己的高一优质生源——从初一新生进校开始,开办关于素质教育的“六年一贯制实验班”。
  其实,所谓“六年一贯制实验班”,就是“优生班”。当然,这里的“优生”更多的是指成绩拔尖的学生。学校是这样操作的,初一学生刚进校便参加全年级统一的分班考试,然后将考试分数最靠前的几十名学生编在一个班,“六年一贯制实验班”便建成了。所谓“六年一贯制实验班”的“六年”,指的是从初一到高三的整个中学阶段。学生一进入这个班,便意味着他初中毕业时无需参加中考,便可以直接升入本校高中——当然,由于学生没有中考成绩,他也不可能进入其他高中就读而只能留在本校。按道理,学生初中毕业时有权选择新的高中,是否留在本校应该完全取决于学生本人的自愿。但是,学校在组建“六年一贯制实验班”时,便和每一个入选的尖子生签订“自愿协议”,这个“协议”表明,学生在“自愿”选择进入“六年一贯制实验班”的同时,也“自愿”放弃了三年后初中毕业时选择就读其他高中的权利,而“自愿”留在本校高中就读——也就是说从表面上看,每一个进入“六年一贯制实验班”的学生都是“自愿的”。
  学生为什么会“自愿”呢?这里面有一个关键的因素:学校承诺将选派最优秀的教师担任“六年一贯制实验班”的班主任和科任老师,对学生进行全面的素质教育。这意味着,如果一个“优生”不“自愿”进入“六年一贯制实验班”,将意味着他初中三年失去享受优秀教师教育的机会。“尖子生”及其家长面对着学校的承诺,当然要选择“自愿”加入“六年一贯制实验班”!
  所谓“六年一贯制实验班”,真正的目的是留住优秀生源,保证学校的高考升学率!我这里无意批评编“六年一贯制实验班”的想法和做法,相反我非常理解学校领导的这一举措。在严酷的竞争面前,学校领导不得不首先考虑学校的生存和学校老师们的切身利益!说实话,如果我是校长,我说不定也会这样做的。
  我只是在想,抛开升学率的考虑,如果真的要搞素质教育方面的“实验”,是不是把成绩最差的学生集中编在一个班,更有价值一些呢?
  我有一个在别人看来很偏激的观点,把优秀生拿来做“素质教育实验”不是真正的“教育实验”。我始终认为,所谓“优生”决不单单是老师教出来的!“优生”之所以能够考上大学,除了学校教育,还有两点非常重要——家庭教育背景和学生本人的状况(天赋、基础、态度等等)。如果从“应试教育”的角度看,这样的学生实在没有什么“实验”价值,因为他们不“实验”一样能够考上大学——还用得着“实验”吗?而如果从素质教育的角度看,单单把优秀学生拿出来“实验”更是很荒唐的——难道素质教育仅仅是针对成绩优异的学生吗?难道只有成绩优异的学生才配享受素质教育吗?难道素质教育的第一要义不是“面向全体学生”吗?
  所以,1995年8月,当学校决定继续在新的初一年级开办“六年一贯制实验班”并决定让我担任该班班主任和语文教师时,我给学校领导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:能否将同一次分班考试中的最后几十名学生——也就是俗称的“后进生”——编成一个班,搞真正的素质教育实验?
  刚开始,学校领导表现出了某些担心,比如将后进生编在一个班是否能够保证良好的课堂教学秩序?编一个“后进生班”会不会让社会认为学校打着“教改实验”的幌子而实际上是不管这些“后进生”了?等等。我对学校领导说,消除这些担心的最好办法,是选派最好的老师到这个班去任教!而且,我明确表示,我愿意担任这个班的班主任和语文教师!
  经过反复论证,学校领导终于支持我的想法,决定先按入学分班考试把全年级400多学生中的最后27名学生编入我班,然后再以“抓阄”的方式确定了我班的另外30多名非尖子生。这样,一个特殊同时也是真正意义上的“实验班”便成立了。我也如愿以偿地当上了这个班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。
  可是,学校也舍不得放弃“六年一贯制实验班”,因为毕竟升学压力实在太大。这好办,两个实验班同时存在,同时推进教育实验!而我则同时担任两个班的班主任工作和语文教学——两个班的学生总数131人!
  我的这一做法,自然众说纷纭,要么说我“标新立异”“好出风头”“逞能”,要么夸我“高尚”“无私”“乐于奉献”“勇挑重担”……面对种种说法,我均淡淡一笑。“走自己的路,让人说去!”
  其实,即使是真心夸我的人,也没有真正理解我。记得当时有一位年轻教师在向我表达敬佩的同时也问我为什么要“自讨苦吃”,我是这样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回答她的:“纯属个人爱好!既与‘逞能’无关,也与‘高尚’无关!因为我的爱好就是研究‘后进生’!”
  这是我的心里话。人们常说,“名师出高徒”,其实不是,在应试教育背景下,更多的时候是“高徒出名师”——如果一个老师教一个优生班,他的学生考上大学的当然更多,他自然也就“有名”了;如果这位老师能够在转化后进生方面也取得卓越的成绩——这里的“卓越成绩”不一定是指将后进生都送进大学,而更多的是指让每一个后进生都在原来的基础上有较大的提高——那么,他才是真正的“名师”。
  而我愿意成为这样的“名师”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